自助挂号

快速预约·省时省力

您的姓名:

联系电话:

预约时间:

病情描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政协委员呼吁:重性精神疾病管理应由买单
正文内容

“从2011年开始,重性精神疾病管理已经列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这意味着应该为这些患者买单。但实际情况非常不乐观。”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2320”管理中心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实说。

近年来,管理中心人士一直关注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救治和管理问题。人士说,卫生部、财政部开展的中央补助地方重性精神疾病隔离治疗项目,分别按年人均700元和2000元的标准,为贫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免费精神病药物治疗和住院治疗补助,但5年来,服务人数有限,仅为几万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提供了免费治疗。各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免费服药经费来自精神卫生防治经费,额度为辖区人口每年每人0.1元-3.0元,免费服药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占在册重性精神疾患人数比例极低。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基本上属于非就业人群,多参加居民医保,年基本用药费用平均在1000元左右,因达不到医保起付线,使患者个人就医率更低。保守地说,我国90%以上重性精神疾患的病情稳定处于无控制状态,因而成为社会的重要不安定因素。

人士认为,重性精神病患者基本的康复辅具就是精神科基本药物的维持治疗。目前,成都、福建、黑龙江等省市均推行了全部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全额免费服药制度。人士建议应进一步推进精神卫生工作,制定我国全部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全额免费享有基本用药及基本检查的制度,以提高重性精神疾患的治疗率,降低疾病复发率,从而有效控制精神病人肇事肇祸案(事)件发生。同时,适当提高精神卫生防治经费标准,合理安排免费服药经费。强化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精神卫生服务功能。

但是,此次《精神卫生法(草案)》中,有关财政投入的条款可谓“惜字如金”。除第55条“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精神卫生工作需要,将精神卫生工作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外,再无具体说明。对此,医学和法学专家均认为,如无相关配套细则明确财政投入的比例和金额,则此条款基本“形同虚设,无执行力”。

人士也认为,财政投入严重不足是困扰目前精神卫生防治工作的大难题。应通过立法,明确精神卫生工作投入保障机制,确保政府有足够的财政投入用于开展精神卫生防治机构建设、精神疾病患者救治等工作。李蓉委员还建议,应该把精神卫生问题纳入现阶段需要解决的重要民生问题,建立完善的精神卫生工作的法律制度和体制机制,探索符合我国实际的精神卫生发展思路,保证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群众对精神卫生的需求。

来院路线|关于我们咨询热线:022-24415278

郁江道院区地址:天津市河西区郁江道71号(友谊南路与郁江道交口东行100米)
津ICP备16003560号